不若雙殺

曾經有人問吾如何計量恆河沙數,
吾只寫了一字劫。
後來有人問吾如何權衡殺戮慈悲,
吾仍只寫一字戒。
最後吾問自己如何承擔生命重量,
吾同樣一字回應──
卻是到了今日才明白這字的痛楚,
「捨。」

20150624更

●【哨嚮設定】花開征途(十四)

●【監禁向】萬劫淪獄(三)



吃藥吧還是吃藥比較實在,

片場跳的渣我都不知道演哪齣了

(就說精分了

走過稻埕 誰咧叫我 是誰要點歌
鄉親世大要聽 阮ㄟ名

走過田埂 誰咧叫我 是誰要聽 台語歌
阮越唱越大聲 攏不驚_(:3 」∠ )_

【柱斑】萬象歷然(單篇完)

●呃...倘若是原著潔癖黨的,不接受放學後約聊、不接受談人生、不接受定孤枝、禁止刀槍武器,有話好好說#大家愛惜生命

●歡迎一切不會穿透鍋蓋的物體攻擊yyy

●沒有對外鍵結的清水單篇

●保持良好習慣:全程ooc【。

●友情提醒:用詞多有跑錯片場

●那麼,渣文筆orz

(有病吃藥,奈何棄療#不要浪費健保了!


一、惜之不盡,遂不斷回望


    風起了。

    細水常注,塘中的竹管清脆地扣了一聲改變傾倒的方向,裡頭悠游的小魚似是早就習慣這規律聲響,游經一旁時絲毫不見驚嚇。入夜後的水氣逐漸漫開,氤...

大清早(快中午了)刷某個吧刷到的→_→

於是很手殘的拿了原稿。

(別跟渣我爭論村子和平為毛比斑爺小2333

(有病吃藥,奈何棄療。

※話說這原本是弄出來讓人猜的,可怎麼看用膝蓋想也猜的中...

(膝蓋:?


【哨嚮設定】花開征途9-12

2015/06/07更篇十二


(九)

    「不见了...是真的不见了......」千手瓦间痛苦的抱头坐地,一遍又一遍重复著嘴里的话,他真的找不到板间,还冒险试过神游了,没有,板间就像人间蒸发一样,他听不见那人任何声息,「板间...」


    族人你看我我看他,在一旁也不知如何是好。


    本还在帐中谈论条件的柱间和扉间,听闻外头有异样就赶紧出来看,弄清头绪后两人对视一眼,面色凝重,他们已经无暇去斥责在没有向导的状况下胆敢进入神游的弟弟了。...

【哨嚮設定】花開征途5-8

(五)

    拖著有些疲倦的身体回到营区,远远就看见泉奈在入口处来回踱步,斑只道糟糕,他没有在夜探工作上耗费如此多的时间过,三步并两步赶紧移身到弟弟面前,「泉奈抱歉,让你担心了。」


    「哥!出了什么状况?遇到埋伏了?」泉奈一见著哥哥缓了口大气,天知道他在这等多久,好几次都想离营去找人,已经没有人会叫他哥哥了,绝对无法接受被叫弟弟的权力都失去。


    「遇到敌方夜探,耽搁了些时间。」宇智波斑犹疑一瞬,终是没把这次「交手」的对象抖露出来,不久前发生的事连自...

【哨嚮設定】花開征途1-4

把分身lof和p站那的哨嚮存文都刪了- -

在這先跟有在那邊評論or給分的看倌們說聲抱歉。

再怎麼渣也就如此2333(快、所以渣我說很歡迎指評- -

備好眼睛的保單再看,感謝您的配合。(受益人快填渣我!

幾篇鍵結到論壇的章節其實不髒,只是lof實在太挑了- -

坑坑深挖坑坑難填。

覆蓋一張卡,結束這回合【。

**

●略借哨向原设定//私设多,见内文

●「基本」设定:

1、哨兵:觉醒者。拥有超越常人的体能、爆发力和敏捷度,五感发达,攻击性强,但自控能力弱。约占人类总数的15%。

2、向导:觉醒者。拥有较强的精神力量,可以引导、辅助哨兵作战,也可...